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豆瓣9.7,地球上环境最恶劣的地方长这样

时间:03-02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27

豆瓣9.7,地球上环境最恶劣的地方长这样

韩松洞是个令人称奇的洞穴,虽然人们可以下去,但还是有些地方从未有人踏足过。”每次动作,西奥·韦布都必须极其小心,因为洞内的干燥之处不可触碰,“那些区域从来没有水流经过,我觉得可能有上百万年了。”头灯射出羸弱的光。无边的黑暗里,西奥的可视范围十分有限。在距离他大约5米的地方,古老的沙砾组成了“人类从未触碰过的灰尘”。△《极端之境》选择在越南韩松洞进行拍摄。(图/《地球脉 动Ⅲ 》)西奥是《地球脉动Ⅲ》第6集《极端之境》的制片人。在韩松洞拍摄与露营期间,他认识到自己与韩松洞的差距不只在物理体积上,也在时间范畴上——“能看出没有人去过那里,会由衷地产生一种谦卑的感觉。”“我们走出洞穴,看到一大群雨燕被鹰隼追击”2019年的一天,在英国伦敦,西奥同《地球脉动Ⅲ》的制作团队坐在一起,为《极端之境》挑选“地球上最荒蛮、环境最恶劣的地方”。“我觉得有很多很好的地方可供选择,但我们要拍摄的地方得人烟稀少,在当地生活的动物需要具备非凡的本领以及丰富的技能。”西奥说。除了首先想到的南极、北极,他们还想拍摄地下环境,“因为对人类而言,没有什么地方比地下永恒黑暗的世界更加恶劣和超凡脱俗,而我们拍摄这一集的初衷就是想展示超越凡尘的极端环境”。△韩松洞拥有超凡的极端环境。(图/《地球脉动Ⅲ》)西奥想到了自己认识的一对英国夫妇,他们是第一批进入韩松洞的人。韩松洞在越南广平省的丰芽-格邦国家公园里。20世纪90年代,猎人何康经常在这片山林间的洞穴里歇脚。一个下雨的午后,他就近躲进一个洞穴,眼看薄雾在里面升腾。尽管当时就意识到这里“跟别的洞穴不一样”,但何康无法深入其中,所以没能发现更多。后来,一群英国的洞穴爱好者听说了这里,包括西奥的那对夫妇朋友。△摄制组在森林中艰难跋涉了2天,才抵达洞口。(图/《地球脉动Ⅲ》)2009年,这群英国洞穴爱好者请何康带路,前往韩松洞探险,从此揭开了这个5000多米长、200米深、一些地方宽达150米的洞穴的神秘面纱。“洞穴的测量总是非常困难,但它肯定是全球最大的洞穴之一。”西奥说。此后,这对夫妇开始不定时地进入韩松洞。在越南科学家的帮助下,他们发现了一些“可能只生长在韩松洞中”的植物,还有当地的壁虎物种及洞穴盲鱼,“这种洞穴盲鱼在几个分支洞穴都有发现,可能也是韩松洞的特有物种”。△洞穴盲鱼,在全球最大洞穴里生存的神奇生物。(图/《地球脉动Ⅲ》)尽管个人、组织和机构都对韩松洞进行过探索,拍摄了照片和影像,但西奥和团队觉得,“它还没有以《地球脉动》的方式被拍摄过”。决定到韩松洞进行拍摄后,西奥和同事在英国接受了一些培训,“普通游客可以在当地安全向导的陪同下进入洞穴游览,你到洞穴后,需要花5分钟了解绳索的用法,但我们做的事情他们一般不会去做,所以我们要接受额外的培训”。他们挂在两根细细的绳子上,不停地爬到墙上,再从屋顶上倒挂下来,学习如何用绳索固定身体、保障自己的安全,“虽然当时在室内,环境很好,但要往下看,真的很恐怖”。△在深渊洞穴面前,人类是渺小的存在。(图/《地球脉动Ⅲ》 )2021年年末,西奥和助理制片人、三位摄影师先从伦敦飞到河内,再转机到广平省省会洞海市,然后乘车前往离韩松洞最近的村庄。在那里,他们跟安全顾问以及30名“在岩石上如履平地、能力超群”的搬运工会合。徒步前往韩松洞的第一天,大部队带着沉重的设备走了约10千米。他们跨过河流,在原始森林里驻足,兴奋地观赏各种动物。△摄制组在洞穴内露营过夜。(图/《地球脉动Ⅲ》 )在拥有“全球最宽阔的洞穴入口之一”的韩英洞,大部队停下来露营过夜,摄制组因而收获了“最初的洞穴体验”。第二天,西奥被雨燕振翅的声音唤醒,“我们走出洞穴,看到一大群雨燕被鹰隼追击,那个场面真的太壮观了,非常美”。当你感觉脚下有水而低头查看时,会发现那是洞穴里的悬崖西奥和队伍又走了几千米,终于抵达这个能停下大型客机的洞穴。洞内主要分为湿润区和干燥区:人们可以在湿润区留下一些痕迹,因为那里每年都会发大洪水,抹去一切痕迹;干燥区则不行,“在那里留下的痕迹会停留上百万年”,出于保护目的,大家必须严格按照规定路线行走。“这个洞穴因此才显得非常特别,那里有令人惊叹的植物和层层叠叠的岩石、钟乳石。人们没有去过那里,这些植物自然形成,无人触碰,现在世界上这样的地方已经很少了。”西奥赞叹道。△鲜少有人探访的韩松洞。(图/《地球脉动Ⅲ》)韩松洞顶部的落水洞也很特别,“那里有阳光透射进来,于是有了地底深处的小型丛林”。虽然每年仅有几周的日照时间,但这些植物和一些动物,还是在这个地下世界活了下来。洞里的树丛规模很小,“从阳光照到的区域再往外100米,植物特别矮小,还不到1厘米高,再往远处就没有植物了,寸草不生,一片漆黑”。洞穴最深处的水潭里汇聚了从地表冲刷下来的少量营养物质,成为洞穴盲鱼的家园。洞穴盲鱼的存在再次证明,动物的适应能力和进化能力是非同凡响的。此外,一些在洞外生活的猴子有时也会顺着岩壁爬下来,在落水洞附近活动。摄制组在韩松洞里待了18天。△在漆黑洞穴内连续工作的摄制组,终于见到光明。(图/《地球脉 动Ⅲ 》)拍摄时,他们平均每天要在地下步行将近2千米,同时携带超过半吨重的摄影装置和150块摄影机电池、手电筒和摄影照明灯。多数时候,他们不能正常行走,而需要四处攀爬,“翻过岩石甚至爬行穿过岩石”。借助头灯,大家可以看到近前的情况,但如果往两边看,西奥有时会感觉“听声音好像下面有水”,可真正往下一看,他会心惊地发现“下面落差很大,那是洞穴里面的悬崖”。△为了维护洞内生态,摄制组减少用水。(图/《地球脉动Ⅲ》)在韩松洞这样脆弱而珍贵的极端环境里,人类必须做出让步。为维护洞内生态,摄制组很少洗澡,即使他们身上都有味道了;厕所是摇晃的,床单只能铺在坎坷的岩石上,但大家必须接受并适应它们。他们还要忍受噪音,“任何人发出噪音,我们都能听到,最糟糕的是呼噜声,因为虽然洞穴很大,但所有声音都有回声,只要有一个人打呼噜就麻烦了”。所幸,西奥在那些天里睡得还可以。“吃掉我们很容易,但北极狼不把我们当猎物”18天里,摄制组不断调整灯光,耐心等待,试图找到完美的拍摄角度和时机。即便如此,镜头拍下的景象也总是不如人眼看到的壮丽——无论设备和技术多么先进。在埃尔斯米尔岛拍摄北极狼时也一样。△埃斯米尔岛的冬季,北极狼爬过冰封的湖面。(图/《地球脉动Ⅲ》)埃尔斯米尔岛位于加拿大北极群岛地势最崎岖的地方,那里的冬季漫长而苦寒,大部分时间只有黑暗。除了一个小型气象站常年有人居住,岛上方圆十几千米内渺无人烟。西奥告诉《新周刊》,连以前在附近活动的原住民也不会常年住在岛上,因为冬天的环境过于恶劣,而夏天非常短暂。可北极狼无法像他们一样离岛而居,基因决定它们必须趁短暂的夏日来增强体力。摄制组在苔原上露营了两个月,装备包括一个小的住宿帐篷、三台体积较大的设备、用作储藏室和厨房的帐篷、运输用的全地形车,还有一个由胶合板箱与马桶组成的卫生间。△ 为了跟上“ 像在公园里散步一样惬意奔跑”的 北极狼,摄制组拼尽了全力。 (图/受访者提供 )“可以说这是我工作15年来最为艰难的一次拍摄,那里的夏日和英国截然不同,你必须应对冰天雪地的环境。你必须从河里取水,有时候水都结冰了,地面坚硬无比。”西奥透露,摄制组每天要开着全地形车行驶80多千米才能找到狼群,“行驶过程中,有时必须越过苔原上巨大的裂缝,它们有1米深、1米宽,几乎垂直于地表”。为了跟上这群“像在公园里散步一样惬意奔跑”的北极狼,摄制组拼尽了全力。有时,他们要连续开车数小时,“随着时间的推移,身体疲惫不堪,因此旅程也变得很危险”。△享受短暂日照的北极狼。(图/《地球脉动Ⅲ》)相较韩松洞,埃尔斯米尔岛的环境对人类而言更为极端。尽管这也意味着极端罕见的风景,但显然,摄制组没什么时间和精力去欣赏——他们要拍摄的北极狼和环境一样危险,西奥“从内心深处惧怕”这群猎食者。“但这些北极狼对人类表现得很信任,它们不怕我们。我看着它们时会想:‘我就是一道唾手可得的美味,你们为什么不吃掉我呢?’但不知为何,它们不吃我,它们更喜欢捕食麝牛。”△北极狼猎食场面。(图/《地球脉动Ⅲ》)对西奥来说,这种体验奇怪而危险,“但实际上你能够保护自己,因为你了解北极狼,尊重它们,这样就能够掌控局面”。北极天气变幻莫测的“局面”却让摄制组难以掌控。在一个月明星稀的夏夜,狂风摧毁了摄制组的营地,厨房的帐篷被吹到苔原上约2千米开外的地方。西奥记得,“有些时候,营地周围的能见度还会因暴风雪而降到近乎于零”。那一刻每个人都无能为力,甚至没有尝试的必要虽然埃尔斯米尔岛所在的努纳武特地区也发展旅游业,但绝大多数游客仍难以登岛。《地球脉动》制作团队的成员无疑是幸运的,工作给了他们探访地球上的无人之境的机会,甚至不止一次。这次跟西奥一起行动的一位摄影师,曾因《地球脉动I》等节目多次到访埃尔斯米尔岛。他告诉西奥,全球气候变暖给这里带来了许多改变,例如永久冻土塌陷。△麝牛因全球气候变暖而患病。(图/《地球脉动Ⅲ》)高温也改变了当地的植被,被称为“冰川时期活化石”的北极狼和麝牛因此营养不良,更加容易罹患疾病。“两年前从未出现过这种情况,我们去拍摄的时候应该是这种情况出现的第一年或第二年。”西奥了解到,人们现在正对此进行研究。摄制组在实地拍摄中,时常遭遇环境、气候跟大家利用权威的生物学知识提前做好的调研、评估大相径庭的情况。“我们只想拍摄一段7分钟的节目,这似乎是件小事,但把视野放大就会发现,这种情况已经遍布全球。”在肯尼亚的部分地区,非洲象的栖息地因过度放牧和干旱而受到严重影响。摄制组在安博塞利国家公园拍摄期间,一头筋疲力尽的母象不得不放弃自己生病的幼崽,后者最终倒在了炙烤的大地上。△落单的非洲象最终难逃饿死的厄运。(图/《地球脉动Ⅲ》)据西奥介绍,当地负责照顾和研究非洲象的组织遵循这样一个规则:如果非洲象母亲仍和宝宝在一起,他们就不会人为干预,因为“这种情况无论对人类还是对非洲象母亲都十分危险,稍有闪失,造成的结果远比动物死亡更加惨重”。当时,非洲象母亲离开了它的幼崽。摄制组远远看到,小象的情况在几小时内急剧恶化,“在那一刻每个人都无能为力,甚至连试一试的必要都没有”。△非洲象赖以生存的金合欢树日渐稀疏。(图/《地球脉动Ⅲ》)西奥希望,《地球脉动Ⅲ》能激发人们真正来到野外,“探索自然,理解自然,研究、学习、关心并采取措施保护大自然”。比如,不要局限于“内部有充分的照明,游客走在一条铺好的路上”的洞穴,而是“穿上工作服,戴着头灯,爬过最窄的地道”,去真正体会地下环境的宝贵,就像摄制组在韩松洞时那样。在《极端之境》呈现的诸多画面里,结尾那幅场景对西奥“非常特别”。△在山顶休憩的雪豹一家。(图/《地球脉 动Ⅲ 》)日落时分,蒙古国戈壁沙漠深处,雪豹一家正在山顶休憩,这是从未被人看到并记录下的场景。当雪豹在金色的夕阳里晃动脑袋,那不是“纪录片之神”降临的时刻,而是生命的善意与勇气在发光。这束光告诉我们,地球上确实随时都在变化,但再极端的环境里也仍有奇迹发生,“未来还有希望”。编辑:道喵叽;排版:哈哈洞照你喜欢看《地球脉动》吗?读完点个【在看】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