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一口气十集!连殺五人,网飞新剧尺度又上天

时间:04-05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148

一口气十集!连殺五人,网飞新剧尺度又上天

不知道爱悬疑的小伙伴有没有发现。这两年悬疑影视的尺度,一部比着一部,水涨船高。追求真相的纪录片,坚持把镜头怼到连环杀人犯面前。啥都能拍的韩剧,力求在每一部剧里,重现现实中的犯罪现场。连尺度有限的国产剧,也默默把沉寂多年的悬案,搬上荧幕。这个月,轮到台剧再上新,让悬疑尺度更上一层楼——《模仿犯》改编自“日本推理女王”宫部美雪的同名小说。原著被公认为宫部美雪巅峰代表作,涉及43个人物,洋洋洒洒百万字,出版后破纪录拿下六项大奖。正如希区柯克所说:“一流的小说只能改编成二流的电影。”原著在2002和2016年分别被改编成了日影和日剧,但评分不高。反倒是这次网飞出手,吴慷仁、柯佳嬿联袂出演,打出了8.0的高分,目前稳定在7.6。看这一开场,疯劲儿就来了。清早的公园,女孩在狗子的狂吠中,踉踉跄跄来到树下。那里放着一个半开的红色礼盒。女孩试探地打开,却被“礼物”吓坏了:礼盒里,分明放着一只女性的手!负责这一桩案件的检察官郭晓其(吴慷仁 饰),迅速赶赴现场,开展调查。没有要求支付赎金,没有受害人报案,一切只能从这只断手上找线索。法医检验后发现,断掌拇指脱臼,疑似用过拇指铐,和三年前的“田村义”案情况相似。当时田村义说一切都是“两人合意”,后来是女方江雨萍反悔索要钱财威胁报警。田村义怒而囚禁江雨萍数日,最终杀人埋尸。但现在,田村义人还在监狱里,为何又出现了相似的案件?郭晓其重查当年悬案,复盘疑点,很快发现田村义是被同伙抛弃的替罪羊。他使用拇指铐的手法相当生疏,一度认错了自己的埋尸地点……江雨萍生前的室友路妍真(江宜蓉 饰)的说法,也验证了他的判断:田村义案另有隐情,杀人凶手仍逍遥法外。但更可怕的是,这一切,似乎都在凶手的掌控之中。当郭晓其重新查访田村义的家时,荒废多时的房门忽然打开了……郭晓其和警官勇哥进屋搜寻,果然又发现了一个精心准备的红色礼盒。真凶,正在暗中窥探,甚至引领着警方,一步步向前……这部剧之所以能让观众一口气十集,主要源于凶手和警方之间强大的拉扯力。《模仿犯》凶手的行为方式,和“黄道十二宫杀手”“开膛手杰克”一样。狂妄自大,操纵媒体,挑衅执法机构。而那些牺牲在他手中的女性,以及他的同谋,无非是一颗颗被操纵的棋子。不仅伤害了受害人,甚至以受害人家属的痛苦为食。他威胁受害者秦怡君的外祖父马主委,要他趴在人来人往的路口学狗叫。随后又绑走了勇哥的女儿,要勇哥上电视道歉。承认自己是没有用的警官,更是个失败的父亲。在这局精心布置的棋局中,凶手仿佛处处棋高一着。他不仅抛下受害者的躯体作为诱饵,引得警察围着他东奔西跑。更肆无忌惮地利用着媒体和大众,对受害者的家属进行精神攻击。“田村义”案中江雨萍的死,不过是一场预告:田村义说她是“合意”,所以她就是自行出卖身体,不检点。无论好友路妍真再怎么澄清,一切都已定案,无人可以为死者翻案。马主委自剖伤疤上节目,希望凶手能够还他孙女。收获的,却是来自观众的无情攻击:“是你孙女自己跑到那些不三不四的地方,她就是有问题。”“没有爸爸,外公也不看着点,难怪会发生这种事情。”“那些夜店的女孩子穿的少,都是在勾引男人。”看客们高高在上,站在道德高地,对着受害者的伤疤冷酷评判。正如凶手最后所说,他们想看的,只是一场搔弄看客爽点的秀。是真是假,伤害了谁,他们都不在乎,看客想看到的,只有不断升级的刺激。而那些真正活在现实里,想要保护他人的警察、记者,反而一时落了下风。新闻和司法,成了他们的绊脚石。明知道凶手是谁,却难以将他们绳之以法。明知道将受害者的经历公开,会造成二次伤害。但隐而不发,真相就此被掩埋,就真的对吗?正如导演所说:当犯罪如疾病般迅速蔓延时,最终要用什么样的方式可以让这个恶停止,是人性的善?还是心里最后的那把尺?在人性之恶意图吞没所有人时,我们又该以什么样的姿态,抽身而退?《模仿犯》原著引入时,曾被宣传为《白夜行》+《嫌疑人X的献身》。这类社会派推理作品,不像本格推理,倾向于诡计和逻辑推演。甚至大胆地抛出真正的凶犯,因为人性的恶意才是隐藏最深的凶手。在台剧这版《模仿犯》中,吴慷仁的表演可圈可点。谁能想到,从《华灯初上》里的女装大佬“宝宝”,到这部“厅里厅气”的检察官,吴慷仁的表演游刃有余,张力十足。这,可能就是实力派不怕撞脸出戏的底气。林心如饰演的主持人姚雅慈,一样有果决魄力。与完全身处正义的检察官郭晓其不一样,姚雅慈多数时候,仍游走于灰色地带。身为媒体,掌控着流量和公义的双刃剑,她比郭晓其更接近那条黑与白的分界线。尤其是当她也沦为凶手的棋子时。她选择的是不顺从,不配合,不与恶意同流合污。当然,剧集中出现的几位“嫌疑人”,一样各自有亮点。为了不剧透,具体内容十点君不能说太多。只能说,凶手高高在上,只把每个人,当做无知无识的棋子。但也只有他沉溺于操控别人的傲慢,却忘了人性中的恶意,是如此普通,随意可见。对他人拔出屠刀,究竟有什么可高贵的?值得吹捧,值得被关注?十点君也觉得,这或许是《模仿犯》在尺度狂飙后,口碑却略显疲软的原因。社会派推理,崛起于20世纪50年代的日本。这一时期,经济发展,政界和资本互相勾连,官场碾压角力。有钱人因富裕而感到精神空虚,穷人会因为保险费暴起杀人。而警察等执法机构,限于科技和刑侦技术,在舆论压力和凶手操控之下,处于弱势。不少连环杀人犯,都诞生于社会发展的某一阶段。譬如最有名的“黄道十二宫杀手”,挑衅大众,仍然逍遥法外50年,迄今未被抓住。不少杀人犯靠杀人获得大量粉丝,甚至还能出书立传,只有受害者不得不遭受无穷无尽的舆论暴力。但在今天,时代已经变了。虚构的故事里,只有哥谭这样的罪恶之都,才会孕育可怕如小丑的罪恶。如今,执法机构不再弱势,天网监控DNA检验让犯罪分子难以藏身。连观众都不再相信,真的有完美犯罪,能让凶手在公众面前大胆叫嚣。每一次凶案发生时,同情凶手的声音逐渐消失,大众往往站在受害者的一边。但,隐藏在我们心里的恶,真的消失了吗?或许没有,它只是借助科技的手段,被掩藏得更深了。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我们或许终究没有办法杜绝人心的恶念。但我们已经做到的,是不遗忘,不洗白,不混淆是非,不替恶开脱。坚信:恶就是恶,就是对恶意最好的回答。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