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琅琊榜》:庆国公侵地案,梁帝为何要痛下杀手?

时间:03-14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161

《琅琊榜》:庆国公侵地案,梁帝为何要痛下杀手?

在《琅琊榜》中,庆国公柏业侵地案是靖王夺嫡、逆袭上位的起点。本来,在太子与誉王二人转的故事里,靖王不过是个前排的观众。从庆国公侵地案开始,靖王悄悄地来到了牌桌前,在梅长苏超强大脑的加持下,他渐渐地实现了破局,将双人争霸的游戏,变成了三足鼎立的格局。作为誉王的心腹,庆国公纵容亲族侵占民田、杀人灭口,着实属于自作孽、不可活。按照剧中的说法,大梁各地土地兼并之风愈演愈烈,梁帝正在严厉打击侵地类案件,庆国公属于命犯霉运、撞枪口上了。大梁要推行国政,庆国公却羊入狼窝、自寻死路,于是,梁帝只能严肃处理、绝不姑息,庆国公就这样被判秋决、提前下线。不过,和其他的案件不同,庆国公侵地案处处透露着诡异之处。例如,悬镜司查案一般都是奉皇上密旨、暗中进行,唯有这一次,悬镜使夏冬离京之前,此事已经是满城风雨、人尽皆知。又例如,剧中的说法是庆国公亲属在滨州强占农田、杀人灭口,但是进京告状的老夫妇身份却十分可疑。还记得梅长苏首次出场吗?当时,双刹帮奉了誉王之命,在江左盟的地界上暗杀进京告状的一对老夫妇,却被梅长苏拦了下来。当时,双刹帮的人是这样说的,“那些人是庆国公府的家奴,我们抓自己家的奴才,这你也要管吗?”按照常理,庆国公的亲属侵占农田,告状的一定是被侵地的农民。这次的原告却令人感到奇怪,不是被害人告加害人,而是家奴状告主人,冒着生命危险,为农民伸张正义。这对老夫妇果然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妥妥的感动大梁十大人物啊。事出反常必有妖,言不由衷定有鬼。庆国公亲属侵占农田或许确有其事,但所谓的苦主上告,根本就是太子与谢玉精心策划的结果。在全剧的第一集,谢玉就曾与太子说起过庆国公。当时,谢玉是这样说的,“殿下放心,这次有天泉山庄的卓家出手,一定能够折断誉王的这条臂膀。”谢玉这句话虽然简单,但是从侧面说明,太子集团才是庆国公侵地案的幕后推手。谢玉天生是厚黑学的集大成者,手够狠、心够黑,为了权力可以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十二年前,正是他与夏江等人联手炮制了赤焰军逆案。十二年后,为了打压誉王势力,他再次炮制庆国公案的动机和能力都有。不过,以梁帝的心机,这样低劣的手段和拙劣的演技,想要轻易骗过他并非易事。何况,庆国公身为军方大佬、位高权重,仅仅凭借侵地这样的小事就想彻底扳倒他,简直是痴人说梦。毕竟,谢玉既有军功、又是驸马,不过是一品的军侯,而柏业却是如假包换的国公。在公侯伯子男的五等爵位序列中,公爵才是最牛的那个。但是,庆国公案最终还是选择严惩、重罚。不仅庆国公本人被判处斩,家中17人也受到牵连。这样的结果,是谢玉给皇帝灌了迷药,还是梁帝被别人下降头了?堂堂的国公,军方的重臣,居然像拼夕夕一般二话不说、直接砍上一刀?答案很简单,谢玉找准了皇帝的痛点,摸准了梁帝的脉搏。和所有的皇帝一样,梁帝这辈子最忌讳的就是皇子私下结交重臣,尤其是军方的重臣。梁帝出身于乱世,得天下于马上,自然深谙“天子,兵强马壮者为之”的道理。因此,皇子结交将领是他最大的逆鳞。十二年前,祁王礼贤下士、政绩斐然,最终却冤死狱中,就是因为他和赤焰军统领林帅走得太近、来往过密。这才给了谢玉炮制冤案、借机上位的契机。十二年后,誉王虎视眈眈、野心膨胀,六部之中手握三部,已与太子形成分庭抗礼之势。恰恰在此时,庆国公选择公开站队,投入到了誉王的怀抱,这让生性多疑的梁帝情何以堪?对于庆国公与誉王的关系,梅长苏是这样说的,“按照我朝国制,文臣武将泾渭分明,军方甚少涉入朝局,这位庆国公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明确表示支持殿下的。”梅长苏的这段话说得很清楚,在大梁国内,军政之间泾渭分明、互不干涉,但庆国公却明确表态支持誉王。同样是军方代表,宁国侯谢玉虽然也支持太子,但是一向低调行事、暗中支持,连自己的儿子萧景睿、谢弼都以为他保持中立;云南穆府的霓凰郡主,多年来也是不涉政务,与太子、誉王均保持着距离。庆国公却完全不同,用谢玉的话说,庆国公与誉王的关系满朝文武、人人皆知。皇子与将领结交,这必然会触碰到梁帝的逆鳞。谢玉长于逢迎、善于算计,在揣摩圣意上属于独一档的存在。谢玉了解梁帝的性格,更加清楚皇上的底线,所以,他才会不失时机地炮制了庆国公案。在梁帝困意来袭的时候,谢玉恰好递上了枕头。于是,梁帝小题大做、轻罪重罚,借着推行国政、抑制兼并的名义,直接将庆国公判处死刑。又一次,谢玉揣摩对了圣意。梁帝,杀鸡给猴看,杀庆国公给众将帅看。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